您目前所在位置:漓渚余河资讯>军事>“共和国勋章”获得者黄旭华——终生报国不言悔
热点新闻
开创全方位能源国际合作新局面
考研季来临 学费标准规范化提速
阿德巴约谈吃汉堡输给大胃王:就像是高中生对抗詹姆斯
《最终幻想7+8重制版》Switch实体版公布 2019年推
早读社丨这个浙江最忙的高速十字路口恢复通车了
9月26日晚间公告集锦:牧原股份预计前三季度实现净利超10亿
意媒:博格巴向曼联索要60万镑周薪续约合同
世界和平日系列——摩尔曼斯克“阿廖沙”雕像
73天,浙大学生的文章就上了《科学》杂志
中国男子篮球挑战赛,深圳队险胜广厦队
社会新闻
美国众议院正式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
如何支持实体经济创新?《2019径山报告》提八大政策建议构建
小鹏汽车斥资3亿成立创投基金
赠台大熊猫“团团”和女儿“圆仔”吃月饼过中秋
《针·传》获第五届万峰林国际微电影节纪录片一等奖
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口碑爆棚,宋佳演的中国空军太飒了,感觉恋爱了
88平米的二居室,采用北欧风格装修的效果如何呢?-山语间爱尚
柳传志卸任联想控股(天津)法人,消息人士称正常调整
“达成移民”举办文艺汇演祝福新时代
Redmi 8登陆印度市场:5000mAh电池,售价约人民币

“共和国勋章”获得者黄旭华——终生报国不言悔

2019-10-29 12:34:13      访问量:1987

灰白的头发,慈祥的微笑,温柔的话语...中国工程院93岁的黄旭华院士外表看起来很朴素。

作为第一代攻击核潜艇和战略导弹核潜艇的总设计师,黄旭华似乎为他的“暴风雨”壮举“潜入”了生命之海。

隐藏了30年的“工作”

“从一开始,我就参与了核潜艇的开发,我知道这将是一生的工作。”黄旭华说道。

1926年,黄旭华出生在广东汕尾。当我在小学的时候,在抗日战争期间,我的家乡被日本飞机轰炸了。海滨青年许下了为国家服务的愿望。

高中毕业后,黄旭华收到了中央大学航空系和上海交通大学造船系的录取通知书。黄旭华在海边长大,选择了造船。

新中国成立初期,控制核垄断的超级大国一直在实施核威慑。

20世纪50年代末,中央政府决定组织力量独立开发核潜艇。黄旭华有幸成为研究小组成员之一。

在执行任务之前,黄旭华在1957年元旦经过长时间的分离后回到了家乡。这位63岁的母亲反复说,“工作稳定。你应该经常回家。”

然而,在接下来的30年里,他的家人不知道他在做什么,他的父亲直到他去世才再次见到他。

1986年底,拥有灰色寺庙的黄旭华回到广东老家,见到了93岁的母亲。他热泪盈眶地说,“人们常说忠诚和孝顺是不能结合的。我说对国家的忠诚是对父母最大的孝心。”

直到1987年,他的母亲才从他那里收到一份《文汇报》。她在报告文学《无名的生活》中看到了“他的情人李世英”几个字。黄旭华只有九个兄弟姐妹和家人了解他的工作性质。

黄旭华的爱人李世英承受的压力比隐瞒自己的姓还要大。忙的时候,黄旭华一年中有10个月不在。结婚和分居八年后,李诗英才知道丈夫做了什么。

“他的生活简单而随意。出去理发太麻烦了。后来,我买了一个理发工具,学习如何理发,并剪了几十年。”李世英说。

难以铸造的重型设备

核潜艇是一项集水下核电站、潜艇导弹发射场和潜艇城于一体的复杂工程。

“当时,我们只有几年的苏联式仿制潜艇。核潜艇从根本上不同于潜艇。每个人都从未见过核潜艇是什么样子,对它的内部结构一无所知。”黄旭华回忆道。

当开始探索潜艇船体线型方案时,黄旭华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船体类型。最后,他选择了最先进和最困难的落水船。

为了建造同类型的核潜艇,美国首先建造了一艘常规动力水滴潜艇,然后在水滴潜艇上安装了核动力。

黄旭华通过大量的坦克拖曳和风洞试验获得了丰富的试验数据,为验证船体方案的可行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“计算数据,没有手动电脑,我们一开始只能靠算盘。每组数字由两组人计算,并且可以传递相同的答案。它通常是为单个数据日夜计算的。”黄旭华回忆道。

核潜艇在技术上很复杂,有成千上万的支持系统和设备。为了合理布置船上数万台设备、仪器和附件,黄旭华不断对其进行调整、修改和完善,使船上100多公里的电缆和管道到位,为缩短工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用最“土”的方法解决最前沿的技术问题是黄旭华和他的团队克服困难的法宝。

除了用算盘计算数据外,他们还采用了用秤称重的方法:所有登船设备都要称重,安装中的边角料也要逐一称重。经过几年的建设,每天发射的核潜艇数量几乎与设计值一致...

正是这种精神激励了黄旭华团队迈出一步,将核动力和水滴船体结合起来,开发中国的水滴核动力潜艇。

自我否定、奉献和快乐

核潜艇战斗力的关键在于深度潜水。然而,极端深潜试验的风险非常高。一艘核潜艇在美国的深度潜水测试中沉没。这场灾难的悲剧已经写入人类历史。

在核潜艇的极限深潜试验中,黄旭华亲自登上潜艇参加试验,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亲自发动核潜艇总设计师进行深潜试验的人。

“这些设备和材料都不是进口的。我们自己做的。进行极深潜水试验没有绝对的安全保证。我总是担心还缺少什么。为了稳定每个人的情绪,我决定和每个人一起潜水。”黄旭华说道。

载着黄旭华和100多名参与者的核潜艇一次潜水一米。

“在最深处,一个扑克大小的钢板承受的压力超过一吨,超过100米。任何不合格的钢板、有缺陷的焊缝和阀门关闭不充分都可能导致船只的毁坏和死亡。”海水的巨大压力挤压船体发出“咔嗒”的声音,令人毛骨悚然。

黄旭华镇定自若。在了解了数据后,指挥官继续潜水,直到打破了以前的记录。在此深度,核潜艇的耐压性和系统安全可靠,整个潜艇设备运行正常。

一项新的记录诞生了,整艘船都沸腾了!黄旭华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,一时冲动写了一首诗:“华迟佳翁,赤谭龙宫。大海波涛汹涌,尽情享受吧!”

正是本着这种奉献精神,黄旭华和他的团队于1970年研制了我国第一艘核潜艇,所有这些潜艇都超过了1954年的第一艘核潜艇。建造周期短在世界核潜艇发展史上是罕见的。

1970年12月26日,一个凝聚了成千上万研究人员心血的巨大物体顺利发射,黄旭华不禁落泪。新中国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就实现了核潜艇将需要1万年才能完成的伟大承诺...

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黄旭华通过言传身教,培养和选拔了一批技术人才。他经常用“三面镜子”来鼓励年轻人:一面是放大镜——追踪有效的线索;第二是显微镜——清楚地看到内容和实质;第三是看着恶魔之镜——为了我自己的使用,去掉假的,保留真的。

作为中国船舶工业719研究所的名誉所长,93岁的黄旭华仍然会准时出现在办公室,为年轻一代回答问题和欢呼。

(原名“黄旭华,共和国勋章获得者——为国服务无悔(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)”。编辑张中闻)


上一篇:89平的小三房,在客厅边上挤个小书房,太实用了
下一篇:迈锐宝XL宝蓝限量版上市 售19.59万/限88台